某野生の炸毛嗷。

请叫我嗷污

Fate/Album of fates 【4】

大概是玩语c和脑洞的产物
又名命运相薄。包含多种相薄
预定cp包括fsn乌鲁克月球相薄,双贞伯爵天草言切剑莫剑周迦balabala【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闪黑】
oocoocoocooc
各种伪的bl,bg,gl杂烩
大概偏段子吧
tag的cp要等好久…在很后面和番外
就先当是月世界同人看吧ε-(´∀`; )
oocoocoocoocooc
以上接受!走起ヽ( ̄д ̄;)ノ=3=3=3
—————————————

坠落。坠落。坠落。
坠落像是永无止尽。
究竟是瞬间还是永远?
在这没有任何参照物的空间里下落……

方向感在不断流失,视线模糊。所有的记忆也都变得破碎不堪。
……这样下去的话。总有一天连残骨都不会剩下吧。

啊……已经无法回想出阳光为何物。
手足在失去重力的环境下麻痹,退化
了的眼球也不再反射光线,彻底失去机能。
然后,心也。厌烦了一成不变的外界,缓慢的自我封闭起来。
………
好想让心睡去
好想忘记自己。
我永远都会这样掉下去吧——
所以。。。好想闭上双眼不再看这一切,从自己的不安里逃开,就这样慢慢消失。

【走吧】、【快离开】、【快让着最后的希望消失】
无论什么都好。想要结束这一切的话。只要一句话就可以。
然而剥离指甲般钻心的疼痛制止了想要结束的自己。我的思维又再次被吸引走。

???:“…一步……还有一步……马上就到达了…可是你选择在这种时候沉睡下去?!这就是你的理想?别开玩笑了!…啧…赶快回想起来吧,master!”

……
残留在自己心底微弱的火种【希望】……好像,还没有完全熄灭的样子。
我扔不掉这火种。
……
那么扔不掉的话,就索性将它用掉吧。

微微凝聚起视线,眼前不知何时出现了那颗火种。
我想要…这颗火种想要宣告的……是现在唯一还在脑中存在着的…

是“不能忘记”!

……不过,真是残念啊,这个。好像是个错误的答案。
明明连自己都已经无法想起了
却还说着不能忘记
又能忘记掉什么呢——
连自己都感到可笑至极,不禁自嘲起来。
眼下已经如此绝望,你何必还要抱着一缕残烛般微薄的希望?
即使这黑暗里有流星飞过,那又与你有什么关系?——

…但是。
感觉有什么东西擦过了意识的表皮!
即使是错觉,即使是想委身于希望的心灵所产生的幻觉,这声音我绝对不会错过。

???:“主人家!不要放弃!快抓住我的手!”

如果是真正存在的话…那么…
——仰望天空。伸出双手。
只是需要一句呼唤……力量涌入已经几万年没有使用过的喉咙与肺。还不能发出声音。想伸手却连指尖都无法动弹。
…啊,果然是幻听,这么想着…想再度关上心扉。
啊啊,但是——

???:“别放弃啊…奏者!别放弃啊!奏者,手……!余无法再前进了…!余需要汝!”

——听见了!!
就算再怎么欺骗着我,
现在也确确实实的听到了,
那数道光芒划过黑暗。那虽然不断消逝,但却撕裂黑暗狂奔着的流星s

???:“哎!快回想起来!
然后蓄积万感之念大叫吧!听好了,此乃最后的机会!”

——啊啊,我知道这份光辉。
我知道这个声音。
我想起了我所珍视的一切

力量重新涌进了我已经遗失了的手臂。这一次毫无阻碍的抬起了双手。

“快!奏者呦!高呼朕!”

“等的就是这一刻!master!”

“已经不想在等下去了!miko~今天的caster狐是属于主人家的~”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算是本王的杂修!让王如此等待如此挂念也是大不敬之罪!
现在的你唯有重新服侍本王以求赦免!这就是本王的决定!”

不会错的…他们的名字是——
【来吧!saber、archer、caster—!!!】

————
“唔!汝的呼唤,余早已望眼欲穿了,奏者呦—!”
“哈依!在爱的面前,时间轴什么的根本无所谓!看我现在就把它一脚踢穿!!噢啦噢啦!!”


伸出的双手手所触碰到的,那确实的感觉。冰冷的身体也被温暖包裹住…
…被温暖包裹住……被……
咳,总之—
视野在一刹那间回归。无尽的黑暗在我眼中缓慢的碎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浩瀚无垠的星空。
无止境的坠落感已经消失,在眼前只有这让人怀念的——

“正是!吾剑乃原初之情热,剑戟之音犹如穿越宇宙的明星。
 聆听吧。赞赏吧,并感到喜悦吧。
 余乃至高至上的名器——剑之英灵,汝之Servant!罗马帝国的暴君,尼禄是也!”

“远朋闻音,近者观形。只要有爱の呼唤,我便即刻登场!
马猴烧酒•Lovely•Tamamo🌟!天、孙、降、临!”

…………………诶呀

“………现在…是卿该说这种话的时候吗(¬_¬)”

“啊…啊咧…现在…难不成是需要自肃的发展吗……”

………这真的是难以启齿。我家的从者脑子似乎进了少许月球的氢氧化氢。
总之,真的是脑子有点问题

“啊啊!我知道了!我只是稍稍开个玩笑嘛!那坚定的信念,连我这颗迷惘的心都感受到了。
即使忘记了吾之真名,您仍旧是我的主人。本人caster、玉藻前。将全力回应你的呼唤!”
——————
“……所以说啊,为什么caster狐卿也在啊?!听好了,余才是奏者唯一的从者!那边败犬servant赶紧回去吧!”本以为终于可以和白野享受二人世界的尼禄毫不留情的对玉藻前使用了嘲讽

“这种话我可不能当作听不到啊!被你这种笨蛋皇帝说实在是太糟糕了!主人可是要迎娶身着白无垢的玉藻酱的,你给我能走多远走多远吧!”【拿出符咒】

“白痴狐你太逊了!在你还在追着自己尾巴团团转的时候我已经穿着婚纱与奏者一起旅行归来了!你这个第三者才是该离开的对象啊!”【拿出大剑】

“那个…你们两位冷静一下……好不容易才从哪里出来的…”白野在空中连忙劝架“现在最优先的还是先找到休息的地方吧…”

“呵,果然是一群败犬。一见面就只会互相狂吠着乱咬吗【捏】竟然与她们之间还连有契约,这可是欺君之罪【揉~揉】怎么样白野、知道该如何平息本王的怒火了吗,杂修~”

“你给我适可而止啊金闪闪!!把你的咸猪手从奏者(主人)的腰上拿起来啊!”x2

“……放我下来啊,吉尔!”【挣扎】

“怎么,你想要拒绝王的宠爱吗?真是贪婪的杂修【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不过我允许、这是赐予你被我宽恕的特权!
至于休息的地方,若是你向王请求的话,我会考虑赐给你的哈哈哈哈哈哈~”

“可是你从刚见面开始就一直搂着我了啊……其他的先不想…【指着两人】
你再不把我放下的话那两人会过来砍了你啊……”

“无妨!败犬的叫声从不会被王注意到。【转身】那么为了庆祝我们的再会,faker!就由你来为王献上饭食吧!”

……………………【静】
“那个,我记得刚刚确实是听到了有人喊了声“master”的吧?”
“唔呣!余也听到了不会错的!”
“我也的确听到archer的声音了……”
“除了那个红色的弓兵也没有人会规规矩矩的喊主人master的吧”
“那个faker……怎么?从里侧脱出的时候被扣下了?”
“嗯……奏者呦,余有一个问题!”
“saber~(・v・?)”
“奏者呼唤的是saber、archer、caster、没错吧?”
“~(・v・?)没错啊【点头】”

“咳,来寻找奏者的我们一共有四人…那个金闪闪最适合的class应该是弓兵…

而奏者你刚刚只喊了一遍【来吧!archer】对吧?”
……………(・_・)
“也就是说,那个红色的archer大概是被逼格更高【bushi】灵基更高的金闪闪给挤走了?是吧?主人家?”

………………(OvO)
………………ಠ_ಠ
………………Σ(゚д゚lll)
…………………
“(;´༎ຶД༎ຶ`)妈!!!!!!!!!!!!!!!!”


————————————
我炸毛嗷又回来了嗷!
这个……怎么看都更像语c戏啊……
总之,请先给无铭小心心续一秒
当然还是会出场的!为了伟大的fsn相薄!
现在白野的的从者分别是archer吉尔伽美什,saber尼禄、caster玉藻前。

具体解释一下,就是白野的召唤梗。fe漫画打觉者、还有fec召唤、幕间无垢心理领域、fex绿白野呼唤英灵阿提拉。
都差不多使用了
“来て、saber/archer/caster……”
这种句式

……所以…没喊的话…大概就出不来了呢(˶‾᷄ ⁻̫ ‾᷅˵)【bushi

这里白野只喊了一遍archer……能出现的archer只有一个…
于是红A就被闪闪挤走了呢……………

顺便,虽然是月世界,但还是给闪闪一个职阶比较好。不然本来就有三个英灵其中最强的那个还没有class限制…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