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野生の炸毛嗷—念力学习中

请叫我嗷污

所以,早就想说了

你们这些打着凯tap的王者荣耀……好好看字好嘛?明明是铠

emmm我对我的语c皮起了不该起的心思

删除语cQQ记录前我大概翻了一遍
发现我皮的凯
也毒舌了,也傲娇了,也妹控了,关于剧情部分也挺正经了
但是吧……
这个凯卿………
怎么就感觉这么欠艹呢、
从今天起开始踏上圆桌all凯之路

毕竟群里的圆桌已经变成了日常怼凯
我的毒舌感觉起到了反效果
all叶文看多了😂

Fate/Album of fates 【5】

大概是玩语c和脑洞的产物
又名命运相薄。包含多种相薄
预定cp包括fsn乌鲁克月球相薄,双贞伯爵天草言切剑莫剑周迦balabala【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闪黑】
oocoocoocooc
各种伪的bl,bg,gl杂烩
大概偏段子吧
tag的cp要等好久…在很后面和番外
就先当是月世界同人看吧ε-(´∀`; )
oocoocoocoocooc
以上接受!走起ヽ( ̄д ̄;)ノ=3=3=3
—————————————

杀戮在继续。
子弹。匕首。毒。炸弹。
贯穿。撕裂。燃烧。浸没。碾压。
从来没有怀疑过其中的意义。在慎重地衡量它的价值之后,
我选择了天平倾向的一方。
而另一边……则应该让它空着
………

我好像是躺在什么地方。也许是刚刚被黑泥泡过的缘故,我现在完全无法活动身体。
有种熟悉的海浪的声音,似乎还有什么冰凉的液体打在我的脸上。大概是雨吧。
这么想着我睁开了眼
…果然,是那座小岛。我沉默的盯着黑色的雨滴。
…………

杀戮。杀戮,杀戮,持续杀戮。
……杀戮仍旧会继续
对,这是正确的。是为了拯救大多数所以必须有人牺牲。
只要被守护幸福的一方多于不幸的一方,那么世界就更接近于被拯救。
哪怕脚下踩着无数尸体。
……
如果,有生命因此得救的话,那么最重要的就是那些被守护的生命。

“啊啊一一是啊,切嗣。你是正确的。”

模糊的视线上方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显然,他正在躺在妻子的腿上。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陪我。我相信,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到达这里。”

爱丽斯菲尔。如果是她的话,一定会带着温柔慈爱的笑容,与他并肩站在尸山上吧。
令人怀念的亲切面庞。但还有些什么让他觉得有点不对劲。

………“爱丽?”
或许是因为她身穿着自己从未见过的黑裙吧,虽然这也是原因之一,但切嗣依然有种忽略了什么重要问题的感觉。

对了,Saber怎么样了? 剩下的三组敌人怎么样了? 言峰绮礼呢? 疑问太多了,究竟该问些什么?
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将最初想问的问题说了出来。

“这里是一一哪里?"
“这里是能实现你愿望的地方。你所追求的圣杯的内侧。
爱丽丝菲尔笑着回答。切嗣语塞,扭头打量四周。

“圣杯的…内侧?”
…可以逃过言峰的追杀,可以直接来到这圣杯的内部。甚至还能再见到爱丽。这无疑是不亚于一发即死6000000血茨木的“幸运”。

但是,在被妻子轻柔抚摸着的身体正在近乎疯狂的对大脑不停的说道
【不能呆在这里!!!】【快离开这个小岛】
并非是基于事件发展的理性分析。而是生物在面对危险时的本能。

“没错,圣杯的内测,对我来说就像是母亲的子……”
“回答我!圣杯究竟想要干什么?!那东西如降临现世,究竟会发生些什么! ?"

“……”
对于彼此的答非所问,爱丽丝菲尔无奈的叹了口气,点头道。
“一一没办法。那么接下来,只有让你去问问
你自己的内心了。”
白皙柔软的手掌,遮住了切嗣的双眼
随后,世界一片黑暗。
……

“大海上漂着两艘船。
一艘是三百零一人。一艘是两百人。
突然,两艘船的船底同时开始进水。而唯一能修复船底的你,只有拯救一艘船的时间……”爱丽微微叹了口气。
“这是残酷的选择呢,那么,切嗣。如果是你的话……”

“我选择救三百零一人的船。”根本不需要考虑。不管是普通人或者是圣母。在这种情况下一定会选择人数多的一方。

“唔,我就猜到是这样的。”黑色的圣杯轻轻的笑了起来。
“很不错的结局呢~虽然因为这次的事故。有两百人丧生了…ε-(´^`; )
不过呢,
因为切嗣无私的救援,剩下的三百人和神父阁下成功的获救了呢(///▽///)!”

“………哈?!!!”

“虽然是以命相搏的宿敌,但是在对方遇到危险时,也会主动放下成见相救呢!【自豪的笑容】不愧是切嗣”

…………………………………
“不!等一下。爱丽。”在第一时间将眼睛上的手拿开,回到小岛上的切嗣重新直视着爱丽。
“……对于这种为了救人的问题。我觉得不应该将我认识的人夹杂进去……gm我要求重来!【ooc】”

“是吗…确实…这种程度的问题不足以让你意识到自己的内心……”
爱丽重新将手覆盖在切嗣的眼部,用语言缓缓引导着他进入幻境。

“那我们再来一次………”

——大海上漂着两艘船。
一艘是三百人。一艘是两百人。
突然,两艘船的船底同时开始进水。而唯一能修复船底的你,只有拯救一艘船的时间……
爱丽微微叹了口气

“这是残酷的选择呢。拯救三百人的话,两百人上的神父就会死去。而拯救两百人的话,三百人上面的阿尔托莉雅小姐就会……ε-(´^`; )

“啊,不过不用担心!因为切嗣的选择是无比正确的(˶‾᷄ ⁻̫ ‾᷅˵),他一定会选择拯救载着神父阁下的两百人的那艘………”

“停!!给我打住!!!你这人是怎么回事啊!!一直自顾自的说个不停(╯‵□′)╯︵┻━┻
为什么我一定要去救那个混蛋?!”

“啊啦,这不是显然易见的吗?”圣杯对意料之外的疑问感到了惊讶
因为阿尔托莉雅小姐是可以在水面上行走的啊,当然要优先救神父……(///▽///)”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放着三百人和saber不管去救那个愉悦神父?!还有你到底是谁啊?!你真的仅仅是借用了爱丽的人格吗?!”


“哈依哈依。你这人真麻烦……那,再换一个个好了……/抠鼻”
“……喂……那个,苏米马赛。可以听一下我说的话吗?…”
“好的准备成功下一个测试~”
“根本就是无视我吧?!!”




——大海上漂着两艘船。
一艘是三百人。一艘是两百人。
突然,两艘船的船底同时开始进水。而唯一能修复船底的你,只有拯救一艘船的时间……
爱丽微微叹了口气

“💢💢💢别管了赶紧进入正题可以吗圣杯桑?”没有办法起来。身后的人将自己搂的很紧。切嗣不由得扭了扭身子。
“我要去救人了,所以可以不要再抱着我了吗?”

……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叹着气的爱丽出现在了海面的上方
“嗯,有两个爱丽吗…”这样说着的切嗣缓缓转过头去

“……ಠ_ಠ…………”【来自一扭头就看见麻婆那张无限放大的脸的切丝papa】

“……………而你乘坐在离两艘船不远的私人游艇。你正在躺在神父阁下温暖的怀抱里……”
“即使这样,你还是要离开这个温暖的怀抱,去成为一名毫无前途的修船工人吗……(;´༎ຶД༎ຶ`)”

切丝:……ಠ_ಠ【疯狂挣扎】

“………切嗣…(///_///)”耳边传来了性感而富有磁性的声音
“…哈…不要…再动了……你再这么蹭下去的话…我会……”

切丝:……ಠ_ಠ【安稳如鸡】
………………………………………………
这都是什么东西啊啊啊啊啊啊!!!
                      /)(
世界名画:(=😱=)ฅ
【卫宫切嗣•呐喊】

——————————————————
啊。这个文初步的设定是四条线哦,就是四个master。毕竟cp众多啊嗷

求小蓝手嗷!













我………

我最迟后天一定会更新的!!!

我感觉我要放弃白野皮了

啊啊啊赶紧吧凯实装啊

凯皮真是好啊
吐槽傲娇妹控梅林黑?什么的
还有超严肃认真的模式
赶紧出设定啊我杯战语c皮不了凯啊(╯‵□′)╯︵┻━┻

Fate/Album of fates 【4】

大概是玩语c和脑洞的产物
又名命运相薄。包含多种相薄
预定cp包括fsn乌鲁克月球相薄,双贞伯爵天草言切剑莫剑周迦balabala【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闪黑】
oocoocoocooc
各种伪的bl,bg,gl杂烩
大概偏段子吧
tag的cp要等好久…在很后面和番外
就先当是月世界同人看吧ε-(´∀`; )
oocoocoocoocooc
以上接受!走起ヽ( ̄д ̄;)ノ=3=3=3
—————————————

坠落。坠落。坠落。
坠落像是永无止尽。
究竟是瞬间还是永远?
在这没有任何参照物的空间里下落……

方向感在不断流失,视线模糊。所有的记忆也都变得破碎不堪。
……这样下去的话。总有一天连残骨都不会剩下吧。

啊……已经无法回想出阳光为何物。
手足在失去重力的环境下麻痹,退化
了的眼球也不再反射光线,彻底失去机能。
然后,心也。厌烦了一成不变的外界,缓慢的自我封闭起来。
………
好想让心睡去
好想忘记自己。
我永远都会这样掉下去吧——
所以。。。好想闭上双眼不再看这一切,从自己的不安里逃开,就这样慢慢消失。

【走吧】、【快离开】、【快让着最后的希望消失】
无论什么都好。想要结束这一切的话。只要一句话就可以。
然而剥离指甲般钻心的疼痛制止了想要结束的自己。我的思维又再次被吸引走。

???:“…一步……还有一步……马上就到达了…可是你选择在这种时候沉睡下去?!这就是你的理想?别开玩笑了!…啧…赶快回想起来吧,master!”

……
残留在自己心底微弱的火种【希望】……好像,还没有完全熄灭的样子。
我扔不掉这火种。
……
那么扔不掉的话,就索性将它用掉吧。

微微凝聚起视线,眼前不知何时出现了那颗火种。
我想要…这颗火种想要宣告的……是现在唯一还在脑中存在着的…

是“不能忘记”!

……不过,真是残念啊,这个。好像是个错误的答案。
明明连自己都已经无法想起了
却还说着不能忘记
又能忘记掉什么呢——
连自己都感到可笑至极,不禁自嘲起来。
眼下已经如此绝望,你何必还要抱着一缕残烛般微薄的希望?
即使这黑暗里有流星飞过,那又与你有什么关系?——

…但是。
感觉有什么东西擦过了意识的表皮!
即使是错觉,即使是想委身于希望的心灵所产生的幻觉,这声音我绝对不会错过。

???:“主人家!不要放弃!快抓住我的手!”

如果是真正存在的话…那么…
——仰望天空。伸出双手。
只是需要一句呼唤……力量涌入已经几万年没有使用过的喉咙与肺。还不能发出声音。想伸手却连指尖都无法动弹。
…啊,果然是幻听,这么想着…想再度关上心扉。
啊啊,但是——

???:“别放弃啊…奏者!别放弃啊!奏者,手……!余无法再前进了…!余需要汝!”

——听见了!!
就算再怎么欺骗着我,
现在也确确实实的听到了,
那数道光芒划过黑暗。那虽然不断消逝,但却撕裂黑暗狂奔着的流星s

???:“哎!快回想起来!
然后蓄积万感之念大叫吧!听好了,此乃最后的机会!”

——啊啊,我知道这份光辉。
我知道这个声音。
我想起了我所珍视的一切

力量重新涌进了我已经遗失了的手臂。这一次毫无阻碍的抬起了双手。

“快!奏者呦!高呼朕!”

“等的就是这一刻!master!”

“已经不想在等下去了!miko~今天的caster狐是属于主人家的~”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算是本王的杂修!让王如此等待如此挂念也是大不敬之罪!
现在的你唯有重新服侍本王以求赦免!这就是本王的决定!”

不会错的…他们的名字是——
【来吧!saber、acher、caster—!!!】

————
“唔!汝的呼唤,余早已望眼欲穿了,奏者呦—!”
“哈依!在爱的面前,时间轴什么的根本无所谓!看我现在就把它一脚踢穿!!噢啦噢啦!!”


伸出的双手手所触碰到的,那确实的感觉。冰冷的身体也被温暖包裹住…
…被温暖包裹住……被……
咳,总之—
视野在一刹那间回归。无尽的黑暗在我眼中缓慢的碎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浩瀚无垠的星空。
无止境的坠落感已经消失,在眼前只有这让人怀念的——

“正是!吾剑乃原初之情热,剑戟之音犹如穿越宇宙的明星。
 聆听吧。赞赏吧,并感到喜悦吧。
 余乃至高至上的名器——剑之英灵,汝之Servant!罗马帝国的暴君,尼禄是也!”

“远朋闻音,近者观形。只要有爱の呼唤,我便即刻登场!
马猴烧酒•Lovely•Tamamo🌟!天、孙、降、临!”

…………………诶呀

“………现在…是卿该说这种话的时候吗(¬_¬)”

“啊…啊咧…现在…难不成是需要自肃的发展吗……”

………这真的是难以启齿。我家的从者脑子似乎进了少许月球的氢氧化氢。
总之,真的是脑子有点问题

“啊啊!我知道了!我只是稍稍开个玩笑嘛!那坚定的信念,连我这颗迷惘的心都感受到了。
即使忘记了吾之真名,您仍旧是我的主人。本人caster、玉藻前。将全力回应你的呼唤!”
——————
“……所以说啊,为什么caster狐卿也在啊?!听好了,余才是奏者唯一的从者!那边败犬servant赶紧回去吧!”本以为终于可以和白野享受二人世界的尼禄毫不留情的对玉藻前使用了嘲讽

“这种话我可不能当作听不到啊!被你这种笨蛋皇帝说实在是太糟糕了!主人可是要迎娶身着白无垢的玉藻酱的,你给我能走多远走多远吧!”【拿出符咒】

“白痴狐你太逊了!在你还在追着自己尾巴团团转的时候我已经穿着婚纱与奏者一起旅行归来了!你这个第三者才是该离开的对象啊!”【拿出大剑】

“那个…你们两位冷静一下……好不容易才从哪里出来的…”白野在空中连忙劝架“现在最优先的还是先找到休息的地方吧…”

“呵,果然是一群败犬。一见面就只会互相狂吠着乱咬吗【捏】竟然与她们之间还连有契约,这可是欺君之罪【揉~揉】怎么样白野、知道该如何平息本王的怒火了吗,杂修~”

“你给我适可而止啊金闪闪!!把你的咸猪手从奏者(主人)的腰上拿起来啊!”x2

“……放我下来啊,吉尔!”【挣扎】

“怎么,你想要拒绝王的宠爱吗?真是贪婪的杂修【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摸】不过我允许、这是赐予你被我宽恕的特权!
至于休息的地方,若是你向王请求的话,我会考虑赐给你的哈哈哈哈哈哈~”

“可是你从刚见面开始就一直搂着我了啊……其他的先不想…【指着两人】
你再不把我放下的话那两人会过来砍了你啊……”

“无妨!败犬的叫声从不会被王注意到。【转身】那么为了庆祝我们的再会,faker!就由你来为王献上饭食吧!”

……………………【静】
“那个,我记得刚刚确实是听到了有人喊了声“master”的吧?”
“唔呣!余也听到了不会错的!”
“我也的确听到acher的声音了……”
“除了那个红色的弓兵也没有人会规规矩矩的喊主人master的吧”
“那个faker……怎么?从里侧脱出的时候被扣下了?”
“嗯……奏者呦,余有一个问题!”
“saber~(・v・?)”
“奏者呼唤的是saber、acher、caster、没错吧?”
“~(・v・?)没错啊【点头】”

“咳,来寻找奏者的我们一共有四人…那个金闪闪最适合的class应该是弓兵…

而奏者你刚刚只喊了一遍【来吧!acher】对吧?”
……………(・_・)
“也就是说,那个红色的acher大概是被逼格更高【bushi】灵基更高的金闪闪给挤走了?是吧?主人家?”

………………(OvO)
………………ಠ_ಠ
………………Σ(゚д゚lll)
…………………
“(;´༎ຶД༎ຶ`)妈!!!!!!!!!!!!!!!!”


————————————
我炸毛嗷又回来了嗷!
这个……怎么看都更像语c戏啊……
总之,请先给无铭小心心续一秒
当然还是会出场的!为了伟大的fsn相薄!
现在白野的的从者分别是acher吉尔伽美什,saber尼禄、caster玉藻前。

具体解释一下,就是白野的召唤梗。fe漫画打觉者、还有fec召唤、幕间无垢心理领域、fex绿白野呼唤英灵阿提拉。
都差不多使用了
“来て、saber/acher/caster……”
这种句式

……所以…没喊的话…大概就出不来了呢(˶‾᷄ ⁻̫ ‾᷅˵)【bushi

这里白野只喊了一遍acher……能出现的acher只有一个…
于是红A就被闪闪挤走了呢……………

顺便,虽然是月世界,但还是给闪闪一个职阶比较好。不然本来就有三个英灵其中最强的那个还没有class限制…





月考了

让我先死一死……正好理下大纲

Fate/Album of fates【3】

大概是玩语c和脑洞的产物
又名命运相薄。包含多种相薄
oocoocoocooc
大概偏段子吧
tag的cp要等好久…在很后面和番外
就先当是月世界同人看吧ε-(´∀`; )
oocoocoocoocooc
以上接受!走起ヽ( ̄д ̄;)ノ=3=3=3
—————————————
。。。

前往boss点前的例行搜索。
果然。整个迷宫的宝箱已经被搜刮殆尽,连包装纸都没有给我剩下。

远处隐隐可见的是长满水草的巨大骸骨。
和迷宫上层不同。这里的建筑物并非是那种看起来就像漂浮在水面上的那种建筑。
由石块和红砖砌成,很明显是高塔的中间部分、远处像是广场一般的空地。
偶尔有气泡从脚下升起。时不时有鱼群在石壁附近来回穿梭。
但绝不会让人觉得这是人鱼建造的城塞之类的。非要说的话…

……就像是原本平静的城镇突然被海水淹没一般的感觉。
除去周围的其余景物。这里就和以前去过的城市没什么两样。

除了那个城市金闪闪的实在很晃眼睛【大概】

于是我抬头看向头顶。的确,没有天空。取而代之的是微微露出些亮光的水面。
除了几座塔的塔尖之外,所有的一切全部都被海水淹没。
莫名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
"不行…不能呆在这里……回去吧…"
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这样说着。

…已经开始动摇了。想回去。不想在这里呆着了。虽然有悬浮在空中的透明平面支持着身体。但是还是会让我有一种置身于深海里的感觉。
快些回去吧,今天的食堂应该有麻婆豆腐。而且既然下面是海水。说不准这株花的花瓣就是天然的盐渍樱花呢?就算是程序做的也好。好想回去喝点热茶…

但是,一天之内进入迷宫的机会只有一次…还得在有限的时间内找到钥匙……
所以还是加快速度吧,早点完事早点回去。事后也会有丰富的奖励。

堵上弗朗西斯•扎比的名字。这次就算是拜金的远坂小姐也要攻略给你看。

为了调味料拌饭。【沉稳而又不失坚定的步伐】

???:"……所以说,我有提醒过您好好把名字写在手背上吧?master…喂,这里明明没有无名之森啊!"

———————————
终于。
来到了F7的最深处。像是狗和牛的混合生物的守卫正趴在那里。只要打败它,我今天的任务就完成了。
确认战斗后。入口处竖起了透明的墙壁。这表明在战斗结束前是不能离开的。不过和我这边不同。那边的守卫并没有御主辅助。应该能赢。
守卫已经起身,双眼锁定了我。正好。原本打算就是速战速决。
战斗已经开始,守卫向我冲了过来。接下来只要用终端下达指令………啊咧?
………………
原本流畅至极的动作僵住了
……………
等等啊……稍稍有些懵了啊……
……………
?指令?给谁…?!!!!!!
视角突然颠倒。岸波白野的身体倒飞了出去。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只是一只20级左右的守卫,不可能会把我打倒……而且,我记得我是御主,是不应该被攻击的对象…………

没错…我好像……是要去操控……去…去指示什么东西战斗的…等等。说到底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战斗什么的…和我没有关系啊?!!

对了…魔术师……选拔赛…
!!!
记忆在这时稍稍变的清晰一些了。在脑海中的知识使我了解现状的一瞬间,巨大的恐惧感包围了全身。
这里是…樱花迷宫。充满了陷阱、迷宫、敌性程序、恶意情报...甚至是从者的竞技场

…糟透了,这下玩大了。

透过水晶质感的地面向下看去。既不是下一层的迷宫更不是砂质的海底。
下面,是无尽的黑暗。

这不是在海底沙地上安稳沉眠的亚特兰蒂斯
这是,堪堪卡在海底裂谷之间的,支离破碎的亚特兰蒂斯

入口已经被封锁。深海中只剩下这透明的平台。自己更是已经被逼到了支点的边缘。

没有从者的我,孤身一人的岸波白野,这个【最弱的master】
在这里根本不被允许存在着

………………………
…………
可是啊……

绝不能在此退缩。

绝不能在此放弃。

对,绝不能就此放弃。即使是垂死挣扎,哪怕已经明白无法从这里逃脱。
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绝不……!

???:"你———! 你干什么?!!!———

—————不行!!!

你在干什么!!!
—————那里是!!!!!!!!"

……………………………
没有抱着赴死的决心那种夸张的心情。
仅仅是,不想就这么放弃而已。
"————!!!————!"
掉下去了,虽然已经后悔的想要抓住什么让身体停下来…
越过了可以站立的唯一的支点
岸波白野的身体。掉进了无底的黑暗深渊之中……
"…………………""……………""…………"

———————————————

啊咧咧开学了月考了
文笔还是有限啊……是我炸毛嗷提不动刀了
下一张白野和从者的高调出场( ̄^ ̄)ゞ
求小心心小蓝手(⁎⁍̴̛ᴗ⁍̴̛⁎)

私设什么的过几章在具体发。

就算后来白野稍稍想起来了一些,但其实自身的记忆什么的还是混乱的。
初设这个白野是另外的初生白野。就是FE里说的那种npc【白板款】
前面文里混合了多线的记忆。至于是谁混合的,
就是这章后面的那堆“……”
也没什么目的,就是一个可能性而已






Fate/Album of fates 【2】

大概是玩语c和脑洞的产物
又名命运相薄。包含多种相薄
oocoocoocooc
大概偏段子吧
tag的cp要等好久…在很后面和番外
就先当是月世界同人看吧ε-(´∀`; )
oocoocoocoocooc
以上接受!走起ヽ( ̄д ̄;)ノ=3=3=3
—————————————
结束调查后,也快要到集合的时间了。为了节约时间,我决定从花园那边的通道穿过去。
在推开大门前。我忽然停下了脚步。
没有在迟疑什么,也没被人喊住。真的是毫无理由的就停了下来。
…脑内思考的,与其说是【我为什么停下】更像是【我为什么在这里】
左手背有些红肿。想来是因为刚刚压倒柜子上了吧。

………………
也许是落日的余晖晃了眼睛吧,我有点头晕。
……刚刚……好像在和谁说话。
错觉。是错觉。我一定是刚刚整理体育器材太累了。
我摇摇脑袋,试图清醒些,加快脚步赶往外町

早自习结束后,便需要进行课外实践。
操场上盛开着巨大的樱花树。那就是【樱花迷宫】的入口。持有终端的学生可以进入其中。
在迷宫里寻找宝箱、任务品。击杀里面的敌性程序。通过这种方式来完成每天的日课。

……不知为何,前往树下集合的学生只有我一人。
虽然全校拥有终端的学生只有一成。而除了我这种学生会成员以外,大多数人也不会主动招惹这份苦差事。
因此,这样就能解释的了为什么只有我一人了。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卵用。但日课是每天必须完成的。于是我还是启动了终端。准备前往迷宫F7。

?!!!
视野突然被血色覆盖。一片混乱中只能感觉到左手背上一片刺痛。

???:“……终于……终于找到你了啊,奏者呦……为何?你竟会忘记我的名字”

……?眩晕持续了大概两秒左右,我摇了摇脑袋,捂住胸口确认着自己的心跳。
…到底发生了什么?胸腔中的心跳声,这种原初的鼓动正在向我倾诉着———

不能待在这里。

不能待在这里。

不能待在这里———!
不行
别待在这里——!!!

……是错觉,一定是的……
听着自己的心跳,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不安笼罩了全部意识,毫不留情碾轧着我的胸口。而这种不安又正是我心脏狂跳不止的原因。
那从脊椎一路而上的"错觉"正无声的重复着。

"不能待在这里"

但是——如果不待在这里,我又到底要去哪里?

——————————
拾起来掉落的终端。可能是因为早上起开就干重活的缘故。我的手又些酸痛。不小心把终端掉到了地上。应该没有摔坏吧?

通过电梯来到迷宫里。之前已经将大多数的敌性程序都消灭了。这一次只要将堵在前往F8的守卫干掉即可。
根据前人的可靠消息。通过这只怪的最好方法是将2000元投入一旁的自动ATM里。

…………是的。这种方法十分的简单。省时,省力。要是以极快的时间通过这里。解放F8的话,想必可以为学生会增加人气…

……不过前提你得有钱。

本来,这种事情应该由某个门口蹲来解决掉。但是世事总是变化无常的——

“啊,十分抱歉。岸波君。其实在下有一事相求。因为上星期刚刚成年的缘故。我向吉娜可桑订购了一批《R18🌟。姐姐与我的恋爱物语~》之类的。
原来是打算在学校好好收藏的。可惜因为当时喝了酒。神志有些不清。所以……”
“我不小心吧邮寄地址写成西欧财团总裁办公处了。”
雷奥带着微笑向我伸出了手“这个月可以收留加包养我吗?”
💢💢💢💢💢💢【咣!】

于是综上所述。学生会这个月的运转资金为负数。

就算及时的将雷奥赶出了经济部。【给守卫2000元从而通过迷宫F7计划】也已经无法实施了。
【开宝箱收集金币或用材料换钱计划】实施的可能性极小。
结合实际情况来看。很有可能全部的宝箱已经被守卫搜刮殆尽。
因此。为了学生会下个月的工作餐能由茶泡饭改良成稍稍奢侈的调味料拌饭。
【向往常一样直接打败守卫计划】实施ing——


—————————————
玩过ccc的亲们可能会发现很多槽点
没有玩过的亲也能看出其中的逻辑错误。
这是因为白野的记忆和思维被时刻干扰着
就算发觉“人就算少也不会只来了一个”,也会被扭曲成“原来如此怪不得只有我一个”╮(╯▽╰)╭
再次提问???的身份

Fate/Album of fates 【1】

大概是玩语c和脑洞的产物
又名命运相薄。包含多种相薄
oocoocoocooc
大概偏段子吧
oocoocoocoocooc
以上接受!走起ヽ( ̄д ̄;)ノ=3=3=3
—————————————

………
坠落,坠落。
岸波白野的身体正在急速的坠落
这种速度,就算突然与迷宫底层的地面接触也是可能的。
……虽是这么说,这等待的时间却是有些过长了。
极速坠落带来的冷风中,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
然而即使紧闭双眼,即使什么都看不见,心中仍有一个声音在发问: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只有我一人的虚假世界,会如此突然的崩塌了?
……无法回答。因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清晰的记忆数到几日前也就到此为止了。啊…不过现在至少可以确定一件事了。
高中生岸波白野的人生,就此结束了。
——————————————

……十分明媚的阳光
在那阳光照耀下茁壮成长【bushi】的雷奥学生会长门口蹲【并不。
成绩优秀,体育万能。据可靠消息还是某个世界级财团的接班人。这样的人理应有着吸引女性的固有技能。

然而对我是无效的

首先,我很显然是个男性。而且是个笔直笔直的男性【flag】
再然后…
"早上好,岸波君。"
"………早上好,会长…我可以理解为你现在还是在滥用职权吗…"
"这只是稍稍提前一下的课间检查而已~"

……我看着身边高高立起的"月海原高等学校"
毫无疑问,这里是校门口。还是距离教室有几百米远的偏门。
显然,这家伙又是"擅自"改动了早自习巡逻地点并且"提前"进行了准备活动。
简单来说就是打着巡逻的名义光明正大的在这里蹲我。至于蹲【划】找我的目的,

“啊啊对了岸波君~早上来的时候听到三年级的小姐姐说,体育器材室里有奇怪的声音,于是去调查的任务组织就交给你了!”【竖起大拇指后光速遁走】

………这就是那家伙的目的。为了不打扰到他早自习时可以光明正大到处溜达的休息时间,将所有期间发生的麻烦事推给我的计划………¥@%#**!
———————————————

总之,不管中间发生了什么。反正现在我是站在器材室里了。
……………
………………
………【盯着那个摇晃的柜子】
真是件诡异的事情……
既然如此,我就来把它关上好了【铁山靠】
???:“miko?!!!”

啊咧,好像有什么在叫?…那我还是开下门吧……
于是一个奇怪的球体滚了出来

???“喂喂谁是奇怪的球体啊,我只是在这里等待与主人家的奇妙邂逅而已,啊…这种狭小黑暗的空间,最适合玩汪酱paly了!啊~真是讨厌了啦主人家~”

………【咣!】
呀。不小心说出来了吗……

总之,让这个柜子里的球体与世隔绝的前辈,干的漂亮。【细心的将关不上的门用篮球袋压好】续您之后。我也成功的守护住了学校的和平。……好了,下一次会是什么时候呢?也许是十年后,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到来…就让这里成为一个传说吧【锁门】

—————————————

……手机划线打不出来QuQ

连直接复制的划线也不行(;´༎ຶД༎ຶ`)

赏个小蓝手吧

这段大概就是白野的记忆混乱了╮(╯▽╰)╭
至于那个???是谁
猜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