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哥了解一下

请叫我嗷污

凯哥とsaber lily

 大概是想再次见到阿尔托莉雅的凯哥,被一个除了蓝呆以外全部呆毛都有的迦勒底召唤的发展。没错这个咕哒子就连尼禄贞德都召唤了就是不出蓝呆。以及私设迦勒底会想刀乱一样派servant去远征之类的

凯哥和saber lily的故事。。我记得lily虽然是平行不过是只会发展成蓝呆的…就当是未成长的蓝呆吧。描写有点渣

自割腿肉的产出……深夜产出感觉忘记了很多东西若出现bug和ooc还请各位小天使指正!感谢!

———————————

“夜安,凯哥。”

从被召唤到迦勒底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不过,也不算很久——至少在之前凑巧刚被派出去的圆桌们还没回来。虽然莫名其妙的背上了什么什么要拯救人理的重任……不过因为master是个很有活力的小姑娘,名为sir kay的骑士感觉这份新的差事还是勉勉强强可以接受的。

……更正。仅限于走出召唤室之前。

经过感觉像是被加拉哈德的幽灵附身了的紫发小姑娘的说明…骑士理所当然地意识到从此以后的生活会充满了什么——比如麻烦和未成年人

“这边也是那边也是……喂喂,我的工作到哪都不带变的吗?永远都是在看孩子………”

在前往房间的路上这么吐槽到的骑士遇到了在拐角突然冒出的,身着白色铠甲的骑士姬

“啊?第一个见到的那家伙是你啊……不过,我记得你的房间应该不在那个方向吧?”

骑士稍稍回想了一下之间被某个宫廷魔术师“好心”告知的消息。拜他所赐,比起自己房间的位置,最先记住的是名为“亚瑟王”的英灵们的房间位置。没错,们。除了lancer的那两个、黑色的,据说是异世界的男性亚瑟王之外,现在就连assassin和berserker的房间位置也已经被他记住了。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梅林给的地图上还标注了一位罗马暴君和某法国圣女的名字。简直让人怀疑他的动机——

“所以,特意在这里等我是要说什么?因为看不下去某件事情就站出来,然后又惹了一堆麻烦等着我处理?”比起自己或多或少有一点的惊讶,眼前的少女倒是一副早有准备的样子。大概是梅林告诉她的吧,自己的到来。

“不不!完全没有!”少女忿忿不平的看着自己的兄长。“之前的这个地方,虽然没有凯哥,梅林也天天被派出去基本只能在梦里见到…但是我遇到了master,马修小姐还有师傅!所以至少在处理事情这方面上请多对我有点自信!”

“诶~是说自己已经获得成长的意思吗?那正好,不用陪你继续旅行我还能省点力气……等等,你是说梅林那家伙到现在还总是去你梦里?”

骑士的脸突然变的阴沉。仿佛下一秒就会往某个神棍的房间里扔过去一面墙。

“啊?是这样没错?因为梅林说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王的话,除了实践之外理论上的东西也是不能少的?”

“喴———那种事情…我说你啊,你现在的状态,应该是类似于【英灵的if】这种情况吧?还是个半吊子。就是说,你现在就算是把梅林装在脑子里,自身的时期也不会发生什么变化的,真正成为王的你,应该和现在的你是两个从者才对。所以说梅林说的那堆垃圾完全没有要遵守的必要嘛,别告诉我你到现在还处于连理论知识都没有吸收完全的阶段?”

“…………不………我是说………凯哥!”

少女突然提高了音量,抬起头狠狠的盯着骑士。

“……那种事情我都知道了……早就知道了!但是……我还是很想知道,未来的我究竟是什么样子……

有没有成为王…有没有成为一位成功的…受人尊敬的王…………

有没有指引着人们……有没有解放不列颠

又或者………还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

“毕竟……这里唯独没有那个未来的,成为了你和其他圆桌骑士的王的我…不管是骑着东和拉姆瑞的我…还是带着圣诞老人帽子的我……梅林告诉我那都不是未来的我…”

刚刚拔出选定之剑,刚刚踏上修行之旅的,还未成熟的亚瑟王对已经经历过一切的义兄诉说着自己的不安

“所以……凯哥!我…我很想知道……你记忆里的…成为不列颠的王的我…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这样啊,那家伙并没有在这里吗………真是。”骑士很明显的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眼前的妹妹会问这种事情。

“嘛,我本来以为你会像之前那样固执,然后反而让自己的决心变的更加坚定呢……经历过那堆糟心事然后死掉的我,会遇上这个时候的你还真是麻烦…”骑士烦躁的移开视线,然而不消片刻便转了回来。

“………啧。那就告诉你好了……


未来的你…嗯,非要说的话。那就是,难堪过了,不服输过了,痛心过了,不忍直视过了,鲁莽过了,最后是,对——美好过了。没什么需要后悔和迷惘的地方。所以你现在只要少管点闲事,别像之前旅行中对我那样给立香添麻烦就够了。未来的事情不需要多想。”

久违的,骑士以兄长的身份摸了摸少女的头,这原本只是在两个人全部都对某件事情一无所知的时间点里才会偶尔发生的事。不过现在———嘛,管他呢?反正梅林也好老爸也好,现在一个都不在。况且老爸不是也说过?要以兄长的身份好好照顾“弟弟”。

“………总之,毫无疑问,亚瑟王是一位伟大而耀眼的王———你就是这样被期待着出生的吧?切。”

骑士看起来很是不耐烦的撇了撇嘴。毫无疑问的表现出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的样子

“嘛,既然你看上去是等了我一段时间的样子,想必是很闲咯?那正好——”

骑士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绕过了少女,然后把地图往后一抛。

“跟我去房间帮我收拾一下吧。还有诸如兰斯洛特啊高文什么的,那几个货的房间你应该也知道吧?在那上面标记一下。”

“诶?啊?”就算是已经和眼前的这个人朝夕相处了十余年,刚刚的事情也使少女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标记什么的……凯哥,你没给我笔啊……】,完全没反应过来兄长刚刚的话语,只能进行这种简单的思考站在原地。

“喂!”

不耐烦的声音再次响起,少女抬起盯了半天地图的头,看着站在前面不远处等待她跟上来的兄长“啊?是???那个…笔…”

“不是吧?难道说你还是很没信心,并且对未来充满了迷茫?……这不应该吧?”无视了妹妹的反应,靠在墙上小声嘟囔什么的骑士陷入了思考之中

“……一般来讲这家伙这个时候应该是一副被激励了的样子,充满了自信……类似于临出发前和老爸谈话后的样子。啧。难道说我和十年前的差距就那么大吗?连这家伙都安慰不好?……没可能。一定是这家伙的脑瓜还没有理解我刚刚的话。”

“………不,凯哥…这和我的脑子笨不笨完全没有关系。”少女和往常一样对兄长发表了自己具有吐槽意味的想法。“总之请放心吧……我现在已经没有迷…”

“呜啊我知道了!不就是那啥吗……又不是没说过…”

又一次打断了妹妹的话,骑士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走回了原地。不过气势倒是非常严肃

“考虑到各种智商方面的因素,我这一次说的简单明了一些。”

“不,所以说我已经完全不需要再……”

“别瞎想那些有的没的。嘛——”

骑士站定在她的面前,认真的注视着她的眼睛

“你肯定没问题的,阿尔托莉雅。”



“————”

“咳。理解了吗?理解了的话就别愣在那儿。赶紧过来干活。还有你刚刚是不是说笔?啧,那种东西谁有啊?算了……一会遇到立香马修什么的再要吧……喂。我说…”骑士再一次回头看着原地不动的妹妹

“你应该真的理解了吧?我都说的这么简洁了………不是吧?难道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骑士一副头痛的样子捂住了脑门


“……不,已经完全不需要了。事实上我从刚刚就想说,现在的我已经不再迷惘了。还有,我觉得十七岁的凯哥和现在的凯哥没有任何的区别……”

不管是唠叨的程度,还是别的什么,凯哥完全没有变呢。少女一边这么想到,一边对兄长露出熟悉的笑容

“刚刚的话都很有效果。帮大忙了,凯哥。”


“…咳,走吧”“是!”

想到就打了的毫无逻辑脑洞

知道大动物和小动物的故事吗
什么都不知道的大动物,只有一个小动物愿意接近他
大动物除了厮杀之外什么都不会干,小动物放心不下,所以费劲心思教会了大动物该如何去控制自己的能力,去交流,去正常的生活
就这样,在小动物的陪伴下,大动物终于,由只拥有本能的生物变得拥有理性,拥有感情。变的真正可以被称为生命
大动物和小动物一直呆在一起。慢慢的,小动物也变的强大起来
所以大动物不必再一直保护着它了
虽然变的理性了起来,虽然两人如同半身
但大动物仍然像以前一样,本能中带着不可抑制的厮杀冲动。它仍无法完全控制住自己的本能
如果它们从不相识过的话
那么大动物就像豹子,而小动物是只狮子
两者之间的争斗不需要理由
意识到了这一点的大动物开始像以前一样,独自缩在角落里。不在主动接近一旁的小动物
然后当小动物终于可以独自打败猎人的那一天
大动物离开了
小动物非常着急,到处寻找它。但是大动物比小动物厉害了太多,它找不到它
它找了很久很久
(大动物它不会有事吧?)(没有我在的话,它会过的很辛苦的啊)
(它…会不会不回来了”
“………”
(…那么…我就在这里等着好了)
…小动物一直待在大动物离开的地方。
父母,族人。所有人都来劝它离开
“你看,我一开始就说。这种东西不值得你去接近。在你之前所有人都厌恶它不是没有理由的”
“它这种东西,本来就没有存在的理由”
然而小动物只是不停的摇头
(大动物它不会有事吧?”没有我在的话,它会过的很辛苦的啊)
(它…会不会不回来了)
“………”
“不会的,那家伙一定会回来的,
我要在这里等它”





…………
“竟然问我为什么追着你们不放,明明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屠你满门?”
带着止不住的杀气的怪物突然笑了
“我完全没和你们说过是吧,无辜者”

“…呐,你们听说过大动物和小动物吗?”
他把长刀立在地上,用另一只手紧紧的捂住了脸
“……无法完全抑制住自己,伤害了很多人的大动物,被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认为是怪物的大动物…
有一天竟然被一个小动物接近了”
他发出了一声嗤笑,这声音仍充满着持续至今的不可置信和庆幸
“…那个小动物教会了大动物所有缺少的东西,
就好像他是他本就应该在一起的半身一样。
有了小动物,大动物才是完整的,才是可以被允许存在的”
他还握着刀的手骤然握紧,黑色和金色的闪电交杂在一起
“……但是大动物害怕了。
小动物是静谧的光,而它却是会吞噬光的狂躁的暗影
这是理性无法抑制住的本能
曾经绝不会伤害小动物的想法,随着力量的增长渐渐的被摧毁的只剩下残片。在某一次的进阶中被彻底摧毁
所以他逃了。”
“带着满脑子【我只要一小段时间就可以冷静下来,就可以抑制住自己了】的这种天真想法,大动物像以前那样躲了起来。
过了不知道多久,大动物终于可以控制住自己的力量了,他已经不会再冲动了
他回去了,带着即将重逢的喜悦,做好了自己被爆揍一顿的准备
他先去了自己那天离开的地方,接下来就看到了小动物的身影
他高兴的跑了过去
然后……
他看到了小动物身上,被猎人深深刺进咽喉的利刃。”
手指微微张开了一条缝,他就这么紧紧盯着对面的人类
“啊啊,你似乎是他们中最厉害的一个呢,那这样的我。大概杀不了你呢”
一枚光种从他的身体里浮现,飘到了他的手上。光种消减着他身体里的力量,保护着他的理智。这是小动物留下的东西。是遗物,也是最后的礼物
然后他毫不犹豫的捏碎了它。
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抑制住的,再也不会有人来阻止的暗影充斥着整个天空

“呐…”他的声音突然颤抖了起来。风猛然吹起,宛如一声长久的哀鸣。
“…曾经有一个蠢货和一个比他还蠢的蠢货。那蠢货是另一个人的一切。
然后有一天……因为我一个无比愚蠢的决定……落单的那家伙被扬言要清理猛兽保护森林的猎人【肃清者】杀死了”
黑色腐蚀着它能触碰到的一切,疯狂中的怪物抽出了长刀,刀刃直指猎人家仅存后代的咽喉
他用着突然变的无比冷静的声音说着
“所以不论你们是谁。为了什么。谁杀了他。我就毁掉和那个人有关系的一切。”
…………
城堡的废墟散落在地面上。此处已经没有了活着的东西。
怪物从无辜者的身体上抽出满是裂痕的刀刃,一把扔在了废墟中
“……毕竟,除此之外。那个最蠢的蠢货已经再也没有存在的理由了…”

你以为我是兰斯洛特

其实我是凯卿哒!【摘头盔】




疯狂奶凯哥实装。话说感觉要出c呆的话应该是格蕾或者摩根吧

老兰快来我的旮旯底啊

我的妈这就是二刺猿高手写的英灵萨菲。
我口丕!
这不是去打圣杯战争。这是去300永恒竞技场!
狡辩个溜。
辣到眼睛了于是像分享下(住手
眼药水出售中
…………………
我的妈可以【跨越】固有结界的超新星。还是对!城!宝!具!

带流星特效的吧?
震惊!萨菲罗斯需要圣杯的理由竟是如此!惨遭盖亚阿赖耶限制!
云片对此表示非常完美,地球人再也不怕没有神圣

吐槽的,过会删

这游戏杰克这么难玩的吗!!一开始我抱他他挣扎!结果好不容易到地窖了他不跳!然后我各种抱门口抱地窖!他不跑也不解密码!再然后我在抱他他又不挣扎了!然后我以为他终于注意到公主抱了我就带他溜了两圈!然后把他撇地上结果等了半天都没起来!!再抱一次又不挣扎了!!花*Q!!(╯‵□′)╯︵┻━┻三放什么一啊!最后非得我把它放到门口!然后躲远点才走!花!*!Q!

还有这姿势什么鬼啊!!新cp吗!
监管者惩罚ntr自己好友的律师?

……关于为什么就算是清小怪时圣剑还有圣枪也能照常解放的原因【不是

点名前的圆桌内部(内幕)【不你……

关于解封时的圆桌会议,大家都相信以凯卿的妹控程度和脑子完全可以找出五条以上的解封理由。


感觉语c群里下一秒就会被打。
啊。妹控傲娇凯哥我吹爆【安然去世】




剧组不要在意啦,天下亚瑟王吾弟x


还有我知道凯标签里肯定都是王者…其实王者里的那个叫铠。不骗你们。

段子

天气阴沉沉的,要下雪还是要下雨呢
都不是啊,现在不是开学了吗?

……我完全无法反驳

有那个建筑大佬知道这是那的建筑吗

不管,心里不舒服,生气,心寒( ̄^ ̄)